首頁>房產>

文章

30套商品房回購“算盤”落空 東湖高新旗下科技園區多次發生糾紛

文 / leiyuan 來源: 華夏時報 2019-08-11 11:39:44

  因為30套房屋的買賣糾紛問題,武漢東湖高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湖高新”,600133SH)或將損失3000余萬元,超過其2018年凈利潤的10%。

  近日,東湖高新發布涉及訴訟的公告,其控股孫公司長沙和庭曾向國中湖南九華大健康產業公司(以下簡稱“國中九華”)出售了30套房屋,并為后者向長沙銀行的3000萬元貸款提供了連帶責任擔保,不過國中九華多次逾期還貸,長沙銀行要求解除借款合同提前償還。

  東湖高新方面表示,“截至生效判決確定的最晚支付時間,長沙和庭因本次公告的案件(即‘借款合同糾紛案’)可能產生的損失金額約為 3,405.82 萬元”

  30套房屋引糾紛

  事情要從2015年說起。

  2015年12月,國中九華購買了長沙和庭開發的聚合工業園1棟30套房屋,共計 51,416,786 元。雙方簽訂了《商品房買賣合同》,約定首付款 21,416,786 元,余款 30,000,000 元由國中九華向長沙銀行申請貸款。

  2016 年 2 月 18 日,長沙和庭與長沙銀行、國中九華簽訂《保證合同》,約定由長沙和庭為國中九華提供階段性連帶擔保責任,直至長沙銀行取得國中九華 30套房屋的他項權證。

  2016 年2月25日,國中九華與長沙銀行簽訂《抵押合同》,約定國中九華以其購買的長沙和庭開發的前述 30 套工業廠房提供抵押擔保,并辦理了預購商品房抵押預告登記。

  本來很順利的一宗商品房買賣,卻因國中九華的還款逾期而發生變故。

  2016年5月,也就是長沙銀行放款的第3個月,國中九華開始不按照約定的時間還款,2016年6月、9月也出現逾期的情況,之后則再未償還銀行貸款。

  圍繞該糾紛,長沙和庭與長沙銀行分別提起了一宗訴訟。2017年長沙和庭起訴國中九華,請求解除雙方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該案已經歷了二審,均判決解除《商品房買賣合同》,目前湖南省高院還在進行再審程序,尚無結論。

  隨后,長沙銀行起訴國中九華,請求解除雙方簽訂的《長沙銀行人民幣借款合同》,令國中九華償還剩余本息,并讓長沙和庭承擔連帶責任。這樁訴訟在2019年6月21日已經有了二審終審法院的判決,判令支持長沙銀行的上述訴求。

  一個是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一個是借款合同糾紛案,長沙和庭在前者充當原告角色,在后者卻成了被告。目前長沙和庭面臨的風險是:若國中九華最終沒有如約償還長沙銀行的剩余本息,長沙和庭將面臨連帶責任風險,損失3,405.82 萬元;若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再審法院不支持雙方解除《商品房買賣合同》,長沙和庭無法收回這30套房屋,則構成實質性損失。

  房屋出售未果卻面臨數千萬損失,對此《華夏時報》記者多次致電東湖高新董秘辦公室并發送了采訪提綱,但對方電話無人接聽,采訪提綱也沒有回復,記者又撥打其辦公室電話,但對方并沒有采訪安排接受采訪事宜。

  “如意算盤”落空

  在商品房買賣糾紛案中,長沙和庭曾打過另一個“如意算盤”,不過最終落空。

  2016年9月30日,因累積3個月逾期,長沙銀行向長沙和庭發出《關于“國中醫藥湖南九華大健康產業有限公司”購買的雨花區振華路519號聚合工業園1棟工業廠房的回購通知》。長沙和庭遂以此為契機,再根據與長沙銀行事前簽訂的合同約定,希望以原房款70%的價格回購涉事的30間房屋。

  2015年12月銷售的房屋,3年多以來房價早已上漲,此時以原價的70%回購,再放到市場上,升值空間非常可觀,若能回購,長沙和庭不僅無損失,而且能大賺一筆。

  不過對于回購,法院并沒有支持。因為所謂的“回購協議”只是長沙和庭與長沙銀行之間的約定,國中九華并沒有參與,因此對其沒有約束效力。

  此外,長沙和庭還要求國中九華自2016年6月30日起至實際騰空房屋之日止按照總房價款年5%的標準支付折舊費。國中九華卻認為,“從購房到現在,房屋價款一直在上漲,被告也對涉案房屋進行了裝修,不存在折舊。”一審法院則認為,《商品房買賣合同》解除后,國中九華將按照約定向長沙和庭支付違約金,至于5%的折舊費,因為沒有依據,所以不予支持。

  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已經歷了二審,目前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經啟動了再審程序,也就是說,法院最終是否支持長沙和庭解除與國中九華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尚無定論。如果法院支持解除合同,意味著長沙和庭收回了房屋,也就沒有損失;如果法院不支持解除合同,意味著長沙和庭“賠了夫人又折兵”:既要承擔連帶責任替國中九華償還貸款,又不能從國中九華那里拿回房屋,將要損失3,405.82 萬元。

  “如再審中湖南省高院不支持解除商品房買賣合同,且長沙和庭已實際履行了連帶清償責任,長沙和庭將通過訴訟方式依法行使追償權,向國中九華追償已支付的連帶清償款以及要求江蘇國中醫藥清償其應當分擔的份額”,東湖高新方面表示。

  《華夏時報》記者了解到,江蘇國中醫藥是國中九華的控股股東,且與長沙和庭一樣,在借款合同糾紛中承擔連帶責任。

  旗下科技園區多次發生糾紛

  《華夏時報》記者查詢發現,長沙和庭是東湖高新的全資子公司長沙東湖高新的控股子公司,長沙東湖高新對其持股55%。長沙和庭主要從事科技園區開發業務,主要產品為科技園區廠房、辦公樓項目。

  上述涉事的30間房屋就屬于長沙和庭開發的長沙聚合工業園的一部分。2018年長沙和庭取得營業收入11,556.90萬元,凈利潤2,490.60 萬元。

  如果法院不支持解除長沙和庭與國中九華之間的《商品房買賣合同》,那么“賠了夫人又折兵”的長沙和庭一年的凈利潤還不夠彌補這一損失。

  根據東湖高新2018年年報,其2018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3.38億元,3,405.82 萬元的損失將占其2018年凈利潤的十分之一。

  開發科技園區,是東湖高新的三大主要業務板塊之一,較有代表性的是位于武漢的“光谷生物醫藥加速器”、“東湖高新智慧城”等。此外在長沙、合肥、杭州等區域也有科技園區項目。

  而這些科技園區多次發生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

  如由東湖高新100%控股的合肥東湖高新便因商品房買賣問題多次發生糾紛。2018年合肥解碼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起訴合肥東湖高新,稱雙方簽訂《研發樓委托定制協議》并支付定金后,合肥東湖高新卻告知解碼公司無該定制房購買資格,在約定時間內不履行交房義務。

  解碼公司稱這給其帶來較大損失,法院雖判決解除雙方的委托定制協議,但也要求合肥東湖高新向解碼公司支付相應的違約金。

  此外安徽通園智能交通技術有限公司、科姆勒電氣(安徽)有限公司、合肥和茂醫療用品有限公司、安徽省翁格馬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等也都與合肥東湖高新產生過商品房買賣糾紛。

文字關鍵詞:

版權所有 @2010-2012 財富投資網(銀投網) 粵ICP備18155955號

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码 伦敦奥运网球比分 幸运飞艇最准的1期计划 福彩3d开机号今天 王中王论坛app 谁有飞艇号码统计软件 电子游戏地址是s 双色球胆1拖7 内蒙古时时彩综合五星走势图 免费四人麻将大全 时时龙虎 强制进入qq空间软件 网赌为什么不允许倍投 cba总冠军 河北时时结果 十三水app 秒速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