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技>

文章

擁有“中國芯”的瀾起科技沖刺科創板 一季度業績同比增四成

文 / leiyuan 來源: 證券時報 2019-06-24 09:55:20

  中國的芯片設計公司正砥礪前行。

  從華為海思多年“備胎轉正”,到上海兆芯發布最新一代“開勝KX-6000”CPU,再到瀾起科技宣布各系列津逮CPU已具備大批量供貨能力,中國芯片公司的一舉一動正吸引著各界的目光。

  眼下,瀾起科技同時還在向科創板發起沖刺,現已進入“提交注冊”環節,狀態為“處于進一步問詢中”;此前公司經歷了三輪問詢共計答題74問并于6月13日過會。根據相關制度安排,若能獲證監會同意注冊,申報企業將會進入詢價發行階段。

  作為國內唯一打入“國際主流服務器”領域的芯片供應商,瀾起科技估值幾何是近期業內熱議話題。就在今年3月30日,瑞薩電子宣布耗資63億美元成功完成了對IDT的收購,IDT的內存接口芯片業務收入占營收比例為三成,其市占率與瀾起科技相當。一時間,芯片產業和投資界的目光均投向了國內。

  “業內對公司關注度非常高,我們也采用了多種方式做了初步估值。目前全球內存接口芯片的供應商只有三家,分別為瀾起科技、IDT和Rambus(處于虧損),前兩者盈利情況較好。其中,瀾起發明的DDR4全緩沖“1+9”架構最終被JEDEC國際標準采納。同時,正參與DDR5 JEDEC標準制定,在該領域已擁有重要話語權。”安信證券研究中心總經理助理諸海濱近日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分析說。

  芯片人的芯片夢

  “在集成電路產業中,領軍人物至關重要。在芯片設計中亦如是,對于瀾起,創始人楊崇和就是這樣的靈魂人物。”上海本地芯片產業界人士對證券時報記者這樣說。

  在國內芯片設計行業,楊崇和曾被稱為“海歸第一人”,其1981年赴美,后獲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學碩士及博士;1990年至1994年他在位于硅谷的美國國家半導體等公司從事芯片設計研發工作。

  在硅谷的5年對楊崇和來說是一個快速積累知識和能力的過程。1994年放棄專業IC設計工作離開硅谷回國的他,始終相信“中國大陸沒有理由不能將IC產業發展起來”。

  歸國三年后,他與同仁共同創建了新濤科技,1999年4月新濤便拿下松下的訂單。在2001年,新濤被IDT以8500萬美元收購,該交易曾躋身當年中國10大并購案。

  2004年,楊崇和依據協議在IDT工作三年期滿后,開啟第二次創業——創辦瀾起科技。此前參觀瀾起科技總部時,證券時報記者看到,公司會議廳、辦公室的命名頗具古風,此源于楊崇和對中國古代藝術也頗有興趣;而“瀾起”本身引的是蘇轍的一句詩“動作濤瀾起”,既寄予了楊崇和對新濤的延續之意,亦有“后浪推前浪”之期望。

  對于這次創業,楊崇和剛開始選擇的是“兩條腿走路”:既研發高端的內存接口芯片(Memory Buffer,簡稱“MB”),也做相對低端的機頂盒芯片,后者(于2017年已轉讓)在MB芯片未能貢獻盈利的數年里支撐了公司的正常運營。MB芯片是內存條的核心邏輯器件,作為CPU存取內存數據的必由通路,其主要作用是提升內存數據訪問的速度及穩定性。

  創業期間,瀾起在MB芯片領域的技術被大公司認可還有一則故事。當年,楊崇和帶著剛開發出的芯片去美國拜訪英特爾。實測數據令對方吃了一驚:在不犧牲其他指標的前提下,瀾起芯片的功耗比業界頂尖水平低了四成。幾天后,英特爾派人到上海考察。在認可瀾起的能力之后,它決定投資,并停止研發自己的內存接口芯片。

  但芯片研發之路并非坦途,在繼續多年的堅持與苦熬后,瀾起科技方才實現崛起,這得益于公司發明的“1+9”分布式緩沖內存子系統框架,突破了DDR2、DDR3的集中式架構設計,并最終被JEDEC采納為國際標準,成為DDR4世代的標準設計。由此,公司從跟跑者成長為了領跑者。截至2019年4月1日,公司已獲授權的國內外專利達90項。

  一季度業績同比增四成

  在技術上能夠取得成績,研發上的高投入是關鍵因素之一。2016年至2018年,公司研發費用占營收比例分別為23.46%、15.34%和15.74%。

  同時,作為技術密集型產業,芯片設計對技術人員高度依賴,和眾多高科技企業類似,瀾起科技聚集了一批包括楊崇和在內的半導體行業頂尖人才。并且,公司自成立以來就十分注重人才的培養和創新,已培養了數百名在高速、低功耗和數模混合電路設計領域的專業技術人才。

  諸海濱認為,瀾起的管理和研發團隊在業內都非常優秀,整體員工中70%以上為研發類工程師,且研發人員中50%以上擁有碩士及以上學位,為持續的產品創新提供了重要的人才基礎。

  前沿的技術和人才,再加上英特爾和中信證券等國內外資本的先后投入,最后取得效益是水到渠成:2016年至2018年,瀾起科技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45億元、12.28億元和17.58億元,實現凈利潤分別為9280.43萬元、3.47億元、7.37億元。同期,公司的毛利率由51.20%提升至70.54%。

  最新數據顯示,在2019年一季度部分下游客戶(DRAM生產商)受需求疲軟等影響,出貨量下滑的背景下。瀾起科技2019年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4.05億元,同比增長20.07%;實現凈利潤2.26億元,同比增長42.02%。

  瀾起科技還披露,截至2019年6月1日,根據公司在手訂單及預計完成情況,有望在2019年二季度實現內存接口芯片收入同比、環比雙增長。

  “中國芯”估值幾何?

  諸海濱認為,整體來看,服務器市場迎來新增長,帶動內存接口芯片需求增長,行業龍頭日趨集中,內存接口芯片產業規模仍低于需求,所以該領域預計仍將保持快速增長。不過,瀾起科技也存在隱憂,即“產品結構單一”。

  “謹慎來看的話,若未來DRAM行業景氣度進一步下滑或回升不及預期,將有可能導致內存接口芯片市場規模下滑或增速放緩,從而也會對公司業績造成一定不利影響。”諸海濱向證券時報記者指出。

  對此,公司也在籌謀進軍新的服務器市場和AI方向。招股書顯示,公司預計募資23億元,擬投入新一代內存接口芯片研發及產業化項目、津逮服務器CPU及其平臺技術升級項目、人工智能芯片研發項目。

  據了解,津逮服務器CPU是公司與清華大學、英特爾聯合研發的,其產品所有權及品牌歸屬為瀾起科技;混合安全內存模組產品為公司自主研發,現已進入市場推廣階段。

  諸海濱認為,從“互聯網+”向“AI+”的不斷演進,對利用云計算、大數據、AI等先進技術創新的產品和服務需求不斷高漲,由此帶動服務器產品市場的繁榮。目前公司第一代津逮服務器平臺已具備量產能力,客戶包括聯想、長城等企業,該產品的銷售也有望成為新的業績增長點。

  這樣一家擁有“中國芯”的企業估值幾何?公司最近的一次增資在2018年12月,英特爾增資對應的投后估值17.51億美元(約合120億元人民幣),對應市盈率(2018年)17.18倍。

  前述芯片投資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若參考今年瑞薩電子63億美元對IDT(含三成內存接口芯片業務)收購案例,瀾起科技當下的并購價值或在21億美元(約合145億元人民幣),但這一估值未包含津逮服務器平臺等新業務價值。

  諸海濱則建議從兩個角度考慮:一、從并購角度,若參考A股上市公司收購同行業公司估值水平,如四維圖新收購杰發科技等,行業平均動態市盈率18.57倍,瀾起科技對應估值大體為136.84億元;二、從二級市場角度,參考同行業上市公司匯頂科技和兆易創新2019年的動態預期市盈率分別為37倍、47倍,取平均PE42倍,瀾起科技二級市場估值或在300億元以上;若按匯頂科技和兆易創新平均市銷率12.52倍計算,公司對應二級市場估值則約為220.10億元。

  當然,不論參考何種估值方法,若瀾起科技完成本次IPO后,資本市場也將會給出自己的答案。

  諸海濱:安信證券研究中心總經理助理,曾在2015年獲得新財富最佳分析師“策略研究”第五名。同時,他負責的團隊2015年、2016連續獲得“新財富最佳新三板研究機構”第一名,2017年獲得“新財富最佳新三板研究機構”第二名。

文字關鍵詞:

版權所有 @2010-2012 財富投資網(銀投網) 粵ICP備18155955號

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码 刮刮乐怎样看编码中奖 网赌时时彩输3200万 缅甸时时彩诈骗流程 秒速时时跟腾讯分分 北京赛计划 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时时彩追号软件 赌场洗码 秒速赛app下载 香港正牌挂牌开奖结果 乒乓球技术 信彩娱乐平台可信吗 加拿大pc走势图500期 赛车pk技巧心得 快三甘肃快三一定牛综合 吉林快三预测专家手机版